<blockquote id="qk6as"></blockquote>
  • <source id="qk6as"><tr id="qk6as"></tr></source>
  •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廉播 > 正文

    一面錦旗

    作者:鄧 煥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摘要:這是羅姐第二次來陳先軍的辦公室了。陳先軍清楚地記得羅姐第一次來他辦公室的情形……

      “你不接受我的東西,我就去上訪,去告你!”羅姐走出陳先軍辦公室老遠了,還回過頭來沖著陳先軍激動地喊。羅姐有些帶當地土話口音的“彩色不懂”話在空蕩的走廊里回響。

      陳先軍有些哭笑不得,他不知道無數的舉報和上訪事情中,竟然有這么一個被告的理由。陳先軍想羅姐你去告吧,目前政府應該沒有哪個部門會受理你這個“上訪件”,這回你肯定是上告無門。

      這是羅姐第二次來陳先軍的辦公室了。陳先軍清楚地記得羅姐第一次來他辦公室的情形。

      那是2020年7月中旬一個悶熱的大雨過后的午后。那天陳先軍正坐在辦公桌前,寫一個扶貧領域案件的立案報告,他在心里痛罵當事人不作為亂作為,造成了扶貧領域資金的損失和浪費。這時候有人怯怯地敲門。“怯怯”是陳先軍的感覺,因為敲門聲實在是太過輕柔,以致不注意聽,還以為是幻覺。好在辦公室的門是半開的,陳先軍一扭頭,就看見門口站著一個“卑微”的身影。“卑微”是陳先軍看到那人的姿態給的定義:她彎著腰,好像隨時要給人鞠躬的感覺。這個人就是后來的羅姐,全名叫羅樹柳,一個普通又很實在的名字,人如其名,名如其人。

      那時候的羅姐一臉的疲倦和一臉的不自信,還有滿臉的無奈。羅姐一開口就問:“這是住建局的檢察組嗎?”陳先軍示意她坐下來說,待羅姐坐下來,陳先軍才糾正她這是住建局的紀檢監察組,不是檢察組。

      羅姐稍稍有些激動:“我來反映一個問題,你能受理嗎?”陳先軍遞了一瓶水給她,示意她慢慢說。羅姐沒有理會陳先軍的好意,有些著急:“我問了好多部門,都說住建局檢察組就是專門管這個事的,怎么你們也不管?”陳先軍安慰她:“我沒說不管,但你要先說說是什么事,我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職責范圍!”羅姐說危改房的事,肯定歸你們管:“我問了很多人,他們都說歸住建局檢察組管!”

      陳先軍一聽危改房的事,按照“抓系統、系統抓”的規定,紀檢監察組發現扶貧領域問題線索可以下沉一級,直接查辦扶貧領域案件。陳先軍心里有了底,他告訴羅姐:“有關危改房的違規違紀的事確實是歸紀檢監察組管,你先說說具體情況!”

      羅姐聽到歸陳先軍管,緊繃著的臉終于松弛下來,一副如釋重負的神態。她告訴陳先軍,她是某縣某鄉某村人。他叔叔羅成是五保戶,托黨的福,政府給修了一座危改房,她和叔叔都感謝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感謝黨和國家的恩情,都期待能早日住進新建的房子,好好享受國家給他的福利。但是房子砌好后,羅姐跟他叔叔都傻眼了,新房子根本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美好,根本沒辦法住人,跟豬圈牛欄差不多。羅姐連比帶劃:“就砌了一個桶桶,蓋了幾片樹脂瓦,沒有廁所沒有廚房,去哪里吃喝拉撒?有一面墻還開了裂,這怎么住人!”羅姐說人還沒住進去呢,屋頂居然開始漏雨了,她叔叔放進去一床被子,當晚下了一場雨,第二天居然全部濕透了。羅姐想不通,去鎮政府反映,鎮政府說危改房是按國家標準20–40平米砌的,她叔叔的房子建有24平米,符合國家的規定,而且國家的標準沒有說要建廚房和廁所,至于墻面有條裂痕,有沒有質量問題,是不是危房,可以找有關部門鑒定。羅姐見當地政府這套說辭,本能地想著政府及有關部門在這過程中有貓膩,有利益輸送:“要不他們為什么要積極主動找施工隊建房子,而反對房子主人自己找人建房子,這里面沒有好處,鬼都不信”,于是寫了材料跑去縣紀委上訪,縣紀委接受材料后,責成縣住建部門實地查看。羅姐說縣住建部門派了兩個人去裝模作樣的拿尺子量了量,算了一下房屋的面積,給出了一個蓋了紅章的答復意見:經鑒定,羅成戶不是危房,面積也合格……

      羅姐說縣紀委拿了縣住建局的紅頭文件,告訴羅姐經權威部門鑒定,羅成戶危改房未存在任何質量問題,因此她的信訪件不予受理。羅姐說怎么沒問題,沒問題怎么墻上會有一條裂痕。但是縣紀委的同志根本不聽。還警告羅姐“不要無理取鬧”。

      陳先軍想想縣紀委不可能這么輕率地下結論,他仔細看了羅姐帶來的材料,確實有縣住建局的鑒定意見。陳先軍不放心,當著羅姐的面打電話給縣紀委的同志,縣紀委的同志告訴陳先軍,是有這么一個上訪人,她反映的事縣住建局確實出了鑒定意見,因此他們決定不予受理羅姐的上訪事宜。

      陳先軍讓羅姐把帶來的材料留下來,他好言安撫羅姐他一定會去現場核實相關情況。羅姐走后,陳先軍查看了《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印發<農村危房改造最低建設要求(試行)>的通知》(建村〔2013〕104號 )文件,其中第四條 危改房建筑應符合以下要求:

      1.寢居、食寢和潔污等功能分區,設置獨用臥室、獨用廚房和獨用廁所。

      2.一人戶建筑面積不小于20平方米,兩人戶建筑面積不小于30平方米,三人以上戶建筑面積不小于人均13平方米。

      陳先軍再看了看縣住建局出的鑒定意見,《意見》中只是明確了羅成的危改房達到了建筑面積這一條標準而已。

      陳先軍當天把組里的事情安排好,第二天早上就駕車趕到了羅姐的村莊。在村口,羅姐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鎮政府離我們就3公里,我打電話打了無數次,他們拖了半個月才來看現場,你們大老遠的,昨天我過去反映問題,你們今天就來了,你們是真正為老百姓著想,是為老百姓解決問題,為老百姓謀福利的,我要代表我叔叔給你們燒高香!”

      隨后,陳先軍在羅姐的帶領下,實地查看了羅成的房子,確實如羅姐所反映的那樣“一個桶桶,沒有廚房和廁所”,而墻上那道裂痕已經用水泥漿補上了。陳先軍拍好照片,做好記錄,準備找村干部和附近村民了解問題的時候,羅姐卻把陳先軍拉到一個僻靜的角落,她有些欲言又止:“我原本不太相信你們,我怕你們官官相護,所以不想把全部的真相告訴你們!”

      羅姐從口袋里掏出一張收據來:今收到羅成交來的超面積建房款4000元。落款是施工隊老板王某某。王某某以幫羅成建的房子面積達24平方米,超過國家標準4平米為由,要羅成交納了4000元的超面積費用。羅姐氣憤地說:“施工隊的老板就是鎮里分管危房改造王副鎮長的老頭子!”

      看著白紙黑字的收據清清楚楚擺在那里,陳先軍想其他不懂國家政策的五保戶是否也被收取了“超面積”費用,這里面應該有文章可挖。在羅姐的指引下,陳先軍又找到由王某某承建的新房,而且戶主也是五保戶。他們也是感謝國家的好政策,給他們帶來的好福利,心甘情愿地交了他們多年來省吃儉用攢下來的5000元的超面積費用……

      之后,陳先軍他們經過多方的調查取證,查清楚了相關責任人的違紀事實,并對他們進行了立案調查。而羅成以及另外兩名五保戶的房子最終由縣住建部門責成當地政府按照國家的標準進行了整改:加蓋了廚房和廁所。所謂的超面積費用也由鎮政府出面進行追討,最終還給了羅成等3人……

      只是沒想到,2020年8月中旬的某天,羅姐會代表羅成等三人,肩挑背扛的,大包小包的送來3袋土特產:土雞3只,花生一袋,羅漢果一包,小魚干一大包……

      陳先軍跟羅姐解釋:我們有紀律,不能拿群眾一針一線。但是羅姐就是不聽,她振振有詞:這點東西都不值什么錢,這只是他們3人的一點心意,你要是不收東西,你就是不近人情,你就是脫離群眾……

      好不容易勸走羅姐。臨走,羅姐“威脅”陳先軍,要去“舉報”他,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陳先軍以為羅姐只是說說而已,不想只過了半來個小時,陳先軍就接到了信訪室李主任打來的電話。李主任在電話里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陳先軍,你在搞什么,有人來信訪室舉報你,趕緊過來處理一下!”

      陳先軍趕到信訪室的時候,李主任跟羅姐站在門口正在交談??匆婈愊溶娺^來,李主任笑瞇瞇地把他拉到一邊:“我大概清楚事情的全部經過了!”李主任勸陳先軍,東西肯定不能要,但是那面錦旗可以收下。陳先軍想羅姐一直沒說錦旗的事啊,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最終陳先軍收下了那面錦旗,并掏出600元買下了羅姐帶來的那些土特產。陳先軍說他有購買扶貧產品的任務,3位老人送來的東西,剛好幫助他完成了購買任務……

      羅姐走的時候,有些依依不舍,她拉著陳先軍的手:“你是我接觸過的最好的紀檢干部!”說完羅姐的眼睛濕潤了,她說從陳先軍的身上看到了“人民公仆”應該有的樣子。說完,羅姐朝陳先軍鞠了一躬,說是代表3位老人謝謝陳先軍。

    桂林:練好調研“基本功”助推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
    桂林:主題黨日“廉”味濃
    清廉桂林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頂部^
    老师跪趴着撅着白嫩屁股
    <blockquote id="qk6as"></blockquote>
  • <source id="qk6as"><tr id="qk6as"></tr></source>